爱的万物论:为什么我们会相爱、背叛和分开?

时间:2016-06-17 点击: 发布:刘玉红

本文作者为台湾的海苔熊,海苔熊自述:在多次受伤之后,我们数度怀疑自己是否失去了爱人的能力,殊不知我们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认识与接纳自己的勇气。经历了几段感情,念了一些书籍,发现了解与顿悟总在分手后,希望藉由这个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与阅读心得整理,帮助(?)一些跟我一样曾经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网的伙伴,用更健康的观点看待爱情,学着从喜欢自己开始,到敏感于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后能用自己的双手温暖世界。研究领域主要在亲密关系,包括爱情风格相似性,远距离恋爱的可能性,与不安全依恋者在网志或书写中所透露出的讯息。

如果你深爱的人只剩下两年可以活,你会选择留在他身边,还是转身离开?

前几天折耳兔邀我一起去看《爱的万物论》,走出电影院时,我脑袋里面一直回荡着这个问题(以下有剧透,但有研究发现剧透会让你更喜欢这部电影) [ 1 ]。

「嘿,你觉得世界上真的存在一个理论或算式,可以用来解释所有事物的诞生与陨落吗?」她说,用右手将鬓角拨到耳际后,左手拿起咖啡杯,微微抬头看我。

「我不知道耶,不过当Stephen Hawking说出『如果有一个算式可以解释万物,你不觉得很美吗?』这段话的时候,我眼泪都飙出来了。」我说,那眼神像是拥有一个宇宙一般充满感动。

「这算是科宅的浪漫吗?」折耳兔一边拿卫生纸给我,一边不解地看着我。

其实我也有些不解,只是我不解的是:为什么这段感情一起走过这些风雨,还会败给了外遇?为什么女主角Jane都能一路撑到这么远的地方,Stephen Hawking却选择了Elaine?

这是一个物理学家和文学相遇的故事,两人相逢在年轻的时候,曾经在旋转木马上拥抱、聊完萤光剂之后将一包洗衣粉放在对方家门前当礼物、在河畔一边讨论「时间」一边转圈快掉到河里,但随着Stephen Hawking的病况恶化、第三者的出现,两人的生活与感情也出现了变化。很多时候,光是只有爱(Romantic Love)是不够的。

在外遇之前:当承诺变成负担

「医生说他只能活两年。科学并不站在你这边,你确定你承受的住吗?」Stephen Hawking的父亲在得知他罹患神经元疾病之后,跟Jane说。

「我比你想像中勇敢。」Jane坚定地回答,只是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两年」这么漫长。可是关于爱情,我们不但要勇敢,还得禁得起磨难。

Lydon、Pierce与Oregan多年前的研究发现承诺(moral commitment)越高,越能维持关系[ 2 ],但遗憾的是Lydon在他的研究中也发现了,随着时间与压力,可能生成另一种无形的负担(moral burden)。他们追踪86位在远距离恋爱中的受试者,发现在一学期(三个月左右)之后继续交往的69人(存活率80.2%),有些已经把当初的爱浓烈(enthusiastic),走成关系的破裂。他们会暗自murmur「可能离开,反而能让我们喘口气」、「这段关系,其实已经是一个负担。」等等。

「或许,当病程从两年变成三十年,当激情与浪漫变成互相拖磨,放手才是最好的结局。」折耳兔说,我知道她想起自己拖了七年藕断丝连的感情,因为到了后期,关系的延续只是补偿与愧咎的代名词而已。

「可是,最后放弃婚姻的,是一直被照顾的Stephen Hawking耶!如果说是病情磨掉了感情,为什么不是Jane先离开关系?」我说,抬起头来看着她。

外遇的成因:为何不离不弃,却换来各自分离?

「你以前有什么决定,都会第一个告诉我的……」Jane在得知Stephen Hawking要和看护Elaine到美国住的那一刻,眼泪划下双颊。曾经为Johnathan心动但却一直把持住的她,一直以来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可是为什么在她还没放弃之前,为什么Stephen Hawking就先放弃了?

「我爱过你。」(I have loved you)Jane在轮椅前蹲下来,轻抚Stephen Hawking的脸颊,自己却早已泪眼婆娑<3>。一直以来,两人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从一文不名、拿到博士学位、艰困中不得已请Johnathan来帮忙、Jane被怀疑过不贞、Johnathan为了避嫌离开家里等等,一家人走过这些日子的快乐与伤悲,却要画下句点。为什么苦苦付出的爱最后却换来这样的结局?

或许Jane输给的不是别人,而正是他们研究多年的──时间。国内学者王慧琦针深度访谈了八位配偶外遇者[ 3 ],发现与外遇相关的婚姻危机有四:

自我中心:只考虑到自己的需求,忽略了伴侣的需要。

关系维系:那些「一直以来都好好的啊」,或许只是信心太过,不愿去讨论禁忌敏感话题(Taboo Topic)下所形成的假象[ 4 , 5 ]。

外在诱惑:一场出差、一次办公室的邂逅、几个三五好友的怂恿甚至电视媒体与社会价值观的影响等等,擦枪走火,并且持续蔓延。

时间流逝:随着时间,感觉到彼此的差异扩大,眼光转变,甚至生活重心也转移了。不再花时间在对方身上,或是花更多的时间去陪伴别人。

或许Stephen Hawking夫妇的婚姻,就是在最后这个危机中败阵下来。发现了吗?其实爱自始至终只有一个理由:相处和吸引<1>。看护Elaine的日夜陪伴,风趣而坦率地把阁楼杂志翻给Stephen Hawking看、称赞他的聪明与杰出、对他生活细节观察入微等等,都是Jane未曾给过他的经验;同样当年Johnathan对Jane的付出与关怀、帮忙照顾Stephen Hawking与小孩,甚至和他一起去露营的过程中,也让Jane数度犹豫是否要跟Johnathan更进一步。但在精神出轨之外,Jane始终没有跨出最后一步。

另一方面,Stephen Hawking的气度也很不简单,看在眼里心知肚明,但还是宽了心,在教堂前和Johnathan一起喝酒,请求他协助。

「Jane needs help……」可以想见当Stephen Hawking在教堂说出这话,邀请Johnathan带太太小孩去露营的时候,背后需要多大的包容和用勇气。

在外遇之后:走或留,都是爱的相守

一般人在发现另一半对自己不忠的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这可能要看对方是「精神外遇」(情感劈腿)还是「身体外遇」(性劈腿)。

国内研究者用故事假想的方式,问大学生们在伴侣情感劈腿性与劈腿之后,会做何因应[ 6 ]?结果发现,如果是情感劈腿,大多数的人会倾向:

「委曲求全」,当作没发生过这件事或原谅对方

「沟通了解」,告诉对方自己的困扰、感受,希望能解决此冲突情境。

相反地 ,如果是性劈腿,大多会采用:

「结束关系」,分手或离婚

「停损观望」,减少与对方相处或见面,暂时停止付出与投资

「报复背叛」,自己也找另一人劈腿回去,以牙还牙!

或许你会说,这些人的选择是依据「想像」的情境阿!又不是实际的面临伴侣不忠!事实上前面出场过的学者王慧琦也从资料中归结出在伴侣「真的外遇」之后,会做出的六大反应[ 7 ]:逼迫、疏离、协商、束手无策、忍气吞声、紧迫盯人的控制对方等等。

回头想想,在Stephen Hawking选择跟看护Elaine一起去美国生活的时候,Jane没有呼天抢地、没有背向疏离,没有上面的六大反应,而是选择放手。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有些爱不能重来

「这么多年来,你有爱过我吗?」有些时候,元配要的不是对方回来,而是一个答案,以及接下来该怎么办[ 9 ]。在责骂、心碎与饱受挞伐之后,当事人会意识到:讨爱在现实上已经没有实质帮助,眼前最重要的似乎是,在这样的状况下,两个人该如何走接下来的路?什么是两人可以一起看见的天空?电影中意识到Stephen Hawking爱上看护的Jane,电影外被骂翻的弯弯、九把刀和阿基师,都得用时间,来找到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新开始。

「时间不能控制,但生命可以被延续。」电影的最后一幕,Stephen Hawking和Jane在阳光下,看着他们的孩子说:「你看看我们创造了什么。」当一段失落可以被升华到更高的意义之后,过去的这些伤痕与痛,似乎也能渐渐渡让给时间的洪流。

「嘿,你觉得,到底什么是『爱的万物论』阿?」折耳兔搓着双手,把半张脸埋在卡其色的围巾里问我。

「日久便生情,久离爱难续吧?」我说,吸引、相处、承诺与依恋,都需要时间的沉淀与累积;相反地,如果一段时间眼不见,心也不念,要继续维持感情不变调根本神难。

「你是说,只要花时间相处,就有可能爱上别人。这不是很悲哀吗?」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望着天空吐着白雾。或许也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在不同的人生阶段,走进不同的生命里面体验各种精采,才能在失去挚爱之后,还能找到重新再爱的可能<2>。西门町的街上冷到只有12度,但和折耳兔并着肩从咖啡厅里走出来的时候,心里有一些什么,随着宇宙的星辰,渐渐明朗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