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蛋吧!肿瘤君》:熊顿姑娘所传递的心理正能量

时间:2016-06-17 点击: 发布:刘玉红

新闻事件:

电影《滚蛋吧!肿瘤君》全国公映之日,上映首日截至当晚23:30,该片收获了4178.3万票房,票房占比41.27%,排片占比29.62%,两日后票房破亿。在观影调查中,不论男女老少,或情侣或个人,所有人无一例外的都被感动了,大多数观众都说自己哭了,还有观众是红着眼抹着泪出来的,似乎还沉浸在影片中,在采访中仍然有要哭的冲动。为什么影片会产生如此正能量的效果呢?

心理解读:

电影的原型——熊顿,本名项瑶,1982年出生,是一个可爱的漫画家、绘本达人,因为自嘲自己像只熊,胖乎乎的,同时认为自己像牛顿一样,是被树上掉下来的苹果砸中才有了绘画灵感,所以她叫自己“熊顿”。2011年8月21日,29岁的她被检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她管这个瘤叫“肿瘤君”。

这个姑娘在患病后是如何继续保持正能量的呢?下面我们用接纳承诺疗法(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ACT)的基础理论——六边形病理及治疗模型解读熊顿姑娘和肿瘤君之间的故事:

一、接触当下vs脱离现实

在与肿瘤君相处的时间里,熊顿总是可以觉察到自己的身体和情感状态,并用漫画的形式呈现出来。比如,她会在屁股疼痛时画出形象的漫画在微博上求助,“就像是有人把手伸进我胸口使劲捏我的心脏一样……”她这样描述肿瘤带给她的疼痛。

ACT的所有核心过程都与当下有关,只有在当下,接纳和解离才会发生;只有在当下,承诺行动才能最接近价值。

二、观察的自我vs概念化自我&经验性自我

熊顿给自己画了漫画形象,生病前和生病后,除了发型的变化,头上的熊耳朵和脸上洋溢的笑容是不变的,这是她的积极的概念化自我(所有的信念、想法、观点、事实、想象、判断、记忆等等来自自我概念的,用来描述作为一个人的“我是谁”,即我的自我描述)。对于自己的发病之初,熊顿描绘了自己全裸时身体状态,好像有一个观察的自我在看着一切的发生,她知道这个人是自己。

她也会因为过去阅读漫画的经历和感受去幻想窗外的英俊少年,但她并没有被经验性自我(自我体验、经历的过程)束缚住,也能清楚地在此时此地去观察——“这是五楼好吗?少年是超人呀!会飞呀!”从而回到当下、避免脱离现实。

观察的自我看到事情本来的样子,不去评价、批评,或进行任何会让我们陷入与现实的斗争的思考过程,因此,它所给予的接受是最真实、最纯洁的。观察的自我不会受到伤害。如果你的身体因为生病、年老或受伤而被损害,观察的自我在注意着这些损害;如果产生了疼痛,观察的自我注意着疼痛;如果产生了不好的想法或记忆,观察自我同样会注意着它们。但是不管身体上的损伤,还是痛苦的感情,抑或任何糟糕的想法和记忆,都不能伤害到你观察它们的那部分。

三、认知解离vs认知融合

熊顿不是没有不开心的时候,她也会有一些负性的想法,比如身材的变化、病情的恶化等等,她也会大哭,但她不会沉浸在痛苦的认知当中不能自拔,她知道那些想法和情绪不是她,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通过画漫画的方式她让自己从对疾病的认知中解离出来,一切都像是在诉说别人的故事。

融合就是人们是受自身思维的文字内容支配,对描述而不是被描述的事件本身做出反应。当融合出现时,思维就在没有任何额外输入的情况下控制行为。认知解离并不会消除语言的意义,但减少了自动控制,从而更好地参与当下。

四、接纳放下vs回避控制

对于肿瘤君及其所带来的一切,熊顿姑娘都欣然接纳,她并非是在忍受一切,而是发自内心地、主动地、自愿地接纳。

如此,她才能在剃了光头后发现光头的功能——凉风吹、不用洗头发等;她才能在做骨穿时叫得撕心裂肺后看到自己的骨髓时还联想到可以用吸管吸溜骨髓的那种大骨头;她才能在看到要输入的橙色药物后联想到自己是在输入橙汁;她才能在承受病痛折磨时改变语境——把治疗的过程当作是与肿瘤君的战斗并且充满斗志。

接纳是采用不同的反应态度通过寻找症状背后的意义或功能、赋义、改变语境等方式将最初的刺激转化为别的刺激,痛苦是客观存在的,但对痛苦的认知或感受却是主观的结果。

五、明确价值vs缺乏价值

熊顿的朋友老正说:“被网友树立成抗癌偶像‘励志姐’并不是熊顿画这个漫画的初衷。”因为她只是个爱美、爱画画、热爱生活、渴望爱情的普通姑娘,只是她一不小心生病了。

在与肿瘤君交往的过程中,天性乐观的她更清楚地看到了她的亲人、朋友、粉丝们对她的爱,也更珍惜生活中一切可以让她快乐的元素——父母、朋友、食物、化妆品、帅哥等等。她也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够开心快乐地生活,这是她的价值所在。

在ACT中,价值是自由选择的,是事情发展的言语构建的结果,是活动变化、发展模式、价值行为模式本身内在活动的主要强化物。选定的价值提供了更加稳定的方向指引,即便在个人面临巨大逆境时仍能激励行为。

六、承诺行动vs行动受限

熊顿姑娘笃信“生活给予我的,不管是幸运还是坎坷,是快乐还是痛苦……所有情绪与经历统统可以成为付诸笔尖的素材”,所以她将“苦逼加二逼的病房生活”画成漫画《滚蛋吧,肿瘤君》,她做了,并且做到了,她用她笑对肿瘤、笑对生活的乐观态度感染了很多人。

承诺是表达个人价值的途径,如果没有任何体现价值的行动,又谈何价值?承诺下的行动包括特定时刻下的以价值为基础的行动反应,并与服务于价值的行动模式紧密关联。承诺的工作也是ACT模型中会随着具体的问题行为发生改变最大的部分。

我想熊顿姑娘是没有学过ACT的,但谁说只有学过了才能成为ACT的实践者呢?ACT本身就来源于生活,最后也是要回归生活的。

有网友说:“肿瘤君赢了,但她也没有输。”是啊,你是你自己的作者,何必写那么难演的剧本。希望在天堂的熊顿姑娘依然开心快乐。来源:中国科普博览(王分分,祝卓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